但是什么事都没qq炫舞有网页版注册送现金可提现

时间:2019-01-30 12:50来源:未知 作者:注册送现金可提现 点击:
我是一个各类私制版《口袋妖怪》的收藏者。如《口袋妖怪钻石与翡翠》,《口袋妖怪黑》.... 你总是可以在跳蚤市场找到这些卡带。这些卡带非常有趣,不过基本不能玩要么乱翻译,

  我是一个各类私制版《口袋妖怪》的收藏者。如《口袋妖怪钻石与翡翠》,《口袋妖怪黑》.... 你总是可以在跳蚤市场找到这些卡带。这些卡带非常有趣,不过基本不能玩——要么乱翻译,要么质量差的让人笑掉大牙。

  我在网上基本玩到过上述版本,但是有一个版本我从来没在网上看到过。那张卡带是我5年前在跳蚤市场买的。我特此附上卡带的照片一张,希望有人认识这张卡带。不过糟糕的是,2年前的夏天,我度假回家时发现卡带不见了。估计是掉在宾馆了。

  游戏的开始画面是我们熟悉的任天堂和口袋妖怪红、蓝的标志。但是当我按下START键后,画面灵异了,并且在下面出现了“BLACK VERSION”的标志。选择新的旅程后,我们又看到了基友大木博士以及他的解说,很快我就发现游戏内容就是《口袋妖怪红》。

  在选完初始精灵后,查看精灵列表,我发现除了小火龙(吉尼龟、妙蛙种子)外,还有一只精灵——幽灵。这只精灵就是幽灵塔中得到西尔夫之铲之前出现幽灵且等级只有1.他只有一种攻击——“诅咒”。我知道是有一个技能叫诅咒,不过此“诅咒”非彼“诅咒”,因为技能表里更本没有技能,他就是程序设定直接攻击。

  敌对的精灵根本无法反击,因为这些精灵只会说“太恐怖了无法行动”。只要我们用了“诅咒”攻击,游戏画面就会全黑。不过我们可以听到敌对精灵的声音,只是声音有点扭曲,比平常发出的声音阴森了点。

  最后在对手精灵被击败后,画面又回复正常。 当我们用该精灵对战其他妖怪训练师时,训练师在抛出精灵球放出精灵的瞬间,精灵会直接倒下。如果有训练师有其他精灵,他们会继续抛出精灵球。只不过精灵们都会直接倒下,也就是说这些精灵都被幽灵给吓死了。

  不过有个奇怪的地方,就是赢了战斗后会出现“小红赢得了战斗并得到200元”的字样,接着又进入战斗,只有选择逃跑才能正常结束战斗。

  我继续选择“诅咒”攻击,不过战斗结束后,训练师也消失了。在我离开和重新进入刚才的场景后,原来训练师的的位置会被幽灵塔中的墓 碑所代替。

  但“诅咒”攻击也不是万能的。这个技能不能对幽灵塔中幽灵使用,不能对你要反复挑战的训练师使用(如你的宿敌,大木博士的孙子)。不过我可以在和他的最后一场战斗中使用“诅咒”。

  我认为这就是游戏的噱头所在,允许你使用以前无法使用的幽灵做为你的精灵。正是因为这使得游戏难度大大降低,所以我一直使用“诅咒”混日子。

  在名人堂记录完幽灵以及一些等级超低的口袋妖怪后,屏幕再次回归黑暗。并出现一个对话框“几年之后...”

  然后画面飘回幽灵塔,一个老头在那儿盯着墓 碑看。我马上意识到这老头就是我使用的主角。老头可以以平常的一半的速度移动且不在拥有任何的精灵包括幽灵。当到了这儿后就不能回去,除非在电脑里有存档。

  整个世界都是空的,一个人都没有。不过那些因为你使用“诅咒”而把训练师变成的墓 碑还在。只要继续走,我就能知道我对多少训练师使用了“诅咒”。

  走了一会儿,当来到电系会馆旁边的山洞,原来挡在那儿可切除的树不见了。这可以让我随意的返回真新镇。

  战斗时你唯一能使用的技能就是“拼命”,这对幽灵无效,而你的HP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减少。当轮到幽灵出手时,幽灵只会说:

  有几次我从未使用幽灵,尽管他永远存在于队伍中无法抛弃。这时,战斗总是被直接切换到那一幕“幽灵登场战斗”。

  我不明白为什么作者会制作这样一个盗版。这个版本从未被大量的发售,所以一定与盗版所能带来的收益无关。

  一开始主角出现在喇叭芽之塔,背包里没有任何道具,身上有5只字母为【leave】的未知图腾和一只只有一点血的叫【hurry】的火球鼠组成一句话:leave hurry(赶快离开),这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代表主角现在的感受,即主角正在死亡,表示主角正在很快的离开这个世界。另一种可能性是在警告你赶快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不然你就会死,我比较赞同前一种看法,即代表主角正在死亡。(我前面引用了一下百度贴吧里某人的一种很崩坏的世界观,即主角为了得到无比强大的力量,就要付出无比巨大的代价,即失去生命。我们可以看到主角的钱是满的,251种精灵全部收集到了,徽章全齐,游戏时间也达到了最大,也就是完成了游戏里的一切任务,代表得到了最高的力量)

  然后主角让火球鼠使用了闪光,然后随着主角不断往下走,光线也越来越暗,这可能就是代表前面引用的话,注册送现金可提现,hurry(火球鼠)的闪光代表着让你重生的一种力量或可能,而我觉得越走越暗表示这种力量在不断的消耗。

  然后调查长长的道路尽头的告示牌,询问【turn back now】,意思是【现在回去吗?】,这里我也有同样的疑问,这个【回去】,应该就是指回到人世,重新复活的意思,但是为什么选【yes】会直接掉到一片血红的【地狱】(疑似?)跟red对战然后死亡,而反复选【no】4次(为什么是这个数字- -)却是得到了一次复活的机会?难道真的跟什么神话传说有关么?我的看法是:选了【yes】掉到地狱时会提示【hurry】挂了,这可能就是代表让主角重生的力量消失了,所以主角就挂了。而选择【no】的话也会提示【hurry】挂了,但是这个应该是代表它耗尽了力量,自己挂掉让主角得到了一次重生的机会。至于为什么是火球鼠,可能是因为它是初始精灵之一,通常也是跟着主角最久,跟主角感情最深的精灵,看到主角挂掉,即使牺牲自己也要把主角救回来。(具体请参考M1小智被石化后众多精灵伤心的泪水令小智复活的一幕)

  接下来主角开始踏上重生之路,身上精灵变为六只眼睛为红色的未知图腾,眼睛的含义不明,组成的话是【too bad】,意思是【太糟了】,同样含义不明,可能是指主角最后无论怎么努力也逃不过死亡的命运,也可能是哀悼为了让主人复活而牺牲自己的火球鼠hurry。这时候你会发现主角的移动方式是倒退着走的,场景也跟刚才十分相似,只是原来有个指示牌的地方缩小了一点,同样也是有一段很长的直路,或许是指【黄泉路】?至于倒退着走应该就是表示时光倒流,让主角重生一次。主角在往回走的时候身体渐渐的变暗,直到变成一团漆黑,含义不明,可能也是指【闪光术】(复活术?)令主角重生的力量在消耗。

  主角踏上尽头的楼梯后到了一个类似于迷宫的地方,只有一条路,而且主角还是全身漆黑只能看到个轮廓地倒着行走,身上的六只未知图腾组成的话是【relive】,即【复活】,应该是代表主角开始重生。这条不长的路有一半都要不断走【U】字形拐来拐去,可能是象征崎岖的重生之路。

  在路的尽头出去,到了最终决战的地方(与red的对战)。red瞬移消失,主角转过来的时候我们发现主角的眼睛不见了(寒……)同样的,训练师信息(主菜单第四个)里的主角以及8个道馆馆长的眼睛都不见了,含义不明,根据百度贴吧里的猜测,可能是代表主角为了得到力量而丧失了方向,或者是主角已经死了,就看不到东西,表现为眼睛的消失,道馆馆长看不见死了的主角,所以也没有眼睛(类似于主角复活后来到了一个平行世界,原来所在的世界里的馆长看不到死了的主角)。身上的精灵变为四只字母为【x】的未知图腾、一个蛋、一只lv90的无眼爆风鼠(火球鼠的最终进化型),招式为【flame wheel】(莫非是【地狱车】?)【thunderpunch】【return】(自我再生?)【leer】,招式含义不明。名字为【PLEASE!】,可能是代表主角强烈想要重生的欲望,有点类似求神保佑之类的了(我扯到哪去了……)现在爆风鼠的HP为99。往下走几步到一条长直路的一端,提示【PLEASE! has】,含义不明。诡异的是查看精灵发现现在爆风鼠的图像只有一半(上半身),HP剩下18,同样含义不明。这时未知图腾变为【DEXX】,网下通过一条长直路,到另一端的时候提示【PLEASE! has p】,含义不明,查看精灵发现爆风鼠消失了,未知图腾变为【DENY】,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

  再往下走,出到另一个山洞。往下走,快到出口的时候提示【is thrashing about!】,含义不明。查看精灵发现火球鼠没了【thrash】这个技能,往下走,出山洞。

  从山洞里出来,来到一片一片黑白的世界,除了主角以外没有任何颜色,含义不明。一路往下走遇到没有眼睛的劲敌与没有眼睛的精灵一只,与精灵对话进入战斗,精灵说【where?】,可能是精灵与人类不同,感应到了已经死去的主角(乱猜的- -)进入战斗发现是lv90的无眼大力鳄,无论选哪项都会跳到背包画面,这时发现背包里多出一个叫【[] []】的道具,注册送现金可提现,使用后对面陷入睡眠。接下来选战斗,发现只有【噩梦】一招(如果选【背包】或者【逃跑】会自动跳到背包,发现那个只有一个的神秘道具居然还在- -),使用【噩梦】后,对面lv90的大力鳄被秒杀- -,倒下时会看到是一只有眼睛的小锯鳄,跟劲敌(貌似?)对话,说【even…】然后消失。

  然后走回洞口,自动使出飞空术飞走- -,飞到黄金城(第三道馆),这里的人都是没有眼睛的- -身上精灵变为只有一点血的火球鼠和四只未知图腾,字母为【HELP】,含义不明。跟城市里的每个人对话,从下往上,从左往右分别是艺伎、胖博士、廋博士(我承认我忘了他们叫什么- -)、绿色头发的女人、蓝色头发的女人、褐色头发的大叔、自行车店老板(好像是?)、褐色头发地中海大叔- -、又一个蓝色头发的女人、橙色短发女人、橙色长发女人、渡。然后自动飞走,每个人说一个未知图腾字母,依次为【DWIYHOREUAOK】,暂时含义不明(等下就明了- -)

  跟所有人对话完,又飞回黄金城- -不过背景色变为紫色,一路上跟所有人对话,这次每人说的还是同样的字母,这次的顺序对了,拼出来是【who are you kid】,意为【小孩,你是谁?】,能看懂是什么意思但是不知道代表什么意思- -走到尽头的屋子,进去。

  接下来到了铃之塔,这里全部是黑白画面,除了主角,看到red向前走了,跟上去。走到铃之塔前,告示牌上写着【gold?】(你神了,怎么知道是gold来了- -)

  进去,往前走一步,听到一声不知道是什么精灵的叫声,提示【save y…has forgotten nightmare!】,未知图腾变为【xeave】往前走,听到雪蜡笔的叫声,提示【go away……】身上精灵变为跟开始时一样,拼成【LEAVE】的未知图腾+只剩一点血的火球鼠,不过名字不是hurry,名字是空的。个人猜测可能是雪蜡笔把主角送回了开始时的时候,或者是警告主角赶快离开,不明。

  往前走,又回到刚开始的场景,正常背景色的喇叭芽之塔(据说是,具体喇叭芽之塔长什么样子我早忘了- -),跟刚开始的时候完全一样,眼睛还在,就像是宿命的轮回,未知图腾还是【LEAVE】,火球鼠也是那只【hurry】,就跟刚开始是完全一样,个人猜测是gold重生失败了,只能重新来到这里接受他唯一的结局,死亡。

  接下来跟刚开始完全一样,但是这次没有重生的机会了,不管选多少次【no】都不能像之前一样重生,提示【hurry has fainted】,来到一个完全黑暗的地方,查看精灵,发现未知图腾变为【de died】,意思是【他死了】,这表示主角已经真的挂了么?切回游戏画面,发现已经来到了一个被坟墓包围的地方,主角在被12个坟墓围着的黑洞里,接下来主角向下滑出画面,代表掉进地狱了么?这时查看主角的样子发现双臂没了(寒……)

  来到一个背景色为红色的诡异地方,之前一直是彩色的gold这次变成黑白的了,应该是代表主角真的挂了,查看精灵,五只未知图腾拼成了【DYING】,【正在死亡】,还有一只只剩半边身子的lv100闪光雪蜡笔,按照贴吧里的猜测这应该是代表主角重生的希望已经破碎。招式为灭亡歌,可能是对照正在死亡的gold。之前查看主角的样子只断了两只手,现在就是双手双脚都没了,按照贴吧的猜测这代表主角在获得最强大的力量的道路上丧失了动力,眼里流出血应该是代表不甘,我也赞同这个说法。一直沿着直路往前走,看到了同样是黑白的路人甲乙丙丁9个,然后见到red,自动开打。

  red用的是皮神,表情十分幽怨(误),lv255,应该是无比强大的皮神跟随着red一起到了地狱,战斗音乐就是【紫苑镇的音调】(再寒,真的是跟鬼打么……)只能用灭亡歌,然后系统自动战斗,从技能效果上看顺序应该是皮神诅咒、雪蜡笔灭歌,皮神两攻击招(不知道是什么—)打到雪蜡笔只剩6点血,雪蜡笔痛平分(雪蜡笔回血、皮神同时掉血,应该没错),皮神黑眼神,结果大家就一起挂了,这里显示的不是正常的昏迷【faint】,而是实实在在的死亡【died】

  gold回到家里,这时他已经死了,查看精灵,未知图腾显示【no more】,意思是【不再】,应该是指gold不再活着,不再是那个无比强大的训练师了,查看主角的样子发现只剩黑白的眼里流着血的头了,连身子都没有,按照猜测是代表主角在获得力量的途中丧失了方向、丧失了动力,只剩下求胜的欲望(只剩头了),同时地图上主角也变成了透明的,可以看到主角背后的东西了,现在gold只是个幽灵,什么都【不再】是了,走路时脚也不动了只是一个劲的飘……在门口的地毯那里向下滑进“墙”里,应该是象征主角的灵魂飘到他房子的地下,就是他的尸体所在的地方(寒……)见到了彩色的自己,对话:【goodbye forever】,【永别了】,这是灵魂对肉体最后的道别……提示【??? used nightmare!】

  然后gold瞬移到之前说过的墓地,查看精灵,已经变成了【im dead】,意思是【我已经死了】,主角彻底死亡,没有重生的机会,什么都没有……查看主角的样子也变成了一片空白,地图上也看不到主角,训练师卡另一页的8个道馆馆长也变成了8个骷髅,不管生前多么威风,死后都只是个骷髅而已,甚至连一块骨头都没有留下来,完全淹没在历史里……

  最后的最后,只剩下了一段话:【R.I.P pkmn trainer gold】 意即【精灵训练员金,在此安息】……

  今早的时候,我在浏览昨晚收到的邮件:一些Facebook上的更新,一点垃圾邮件,一篇新闻,还有一封来自一个叫“NO MORE”的人的邮件,地址是“Hope_abandoned”,其标题为“玷污金”。

  我被勾起了兴趣。我打卡那封邮件,只见开头写着“我听说你在寻找一些跟口袋妖怪有关的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这里有一个适合你。请好好享受”

  然后,我便开始读了起来作为一个计算机小白,我对科技所能办到的事情知道的太少。除开电子邮件,即时通讯,和偶尔下载一些我即时到不了手的东西以外,我对电子世界的了解应该跟一个80岁老人差不多。

  举个例子来说(举这个例子也是为了我要叙述的故事),我完全不知道有人能够破解口袋游戏去制作改版,更不知道这种改版可以刻录到实卡上。

  口袋妖怪金是我接触这个系列的第一个游戏。当时,我被那些小精灵,以及我的人物(取了我自己的名字,虽然人物是♂的)所吸引,并且经常幻想一些不属于官方故事的冒险经历。

  重要的是,我从未真正的放开我的童年幻想。一些第一次游戏时的幻想太过珍贵。因此,我仍然保留着那个陈旧的金版卡带,完完整整的,连带那个复制的BUG.不过我对于重新开始游戏心有抵触,因为我害怕一些曾经的感觉不会再有了。

  我想要玩一个全新的我最喜爱的金版,但是这种老卡带不通过网络的话很难在外面找,当地的跳蚤市场大部分都是些GBA游戏...并且很少有口袋妖怪。

  幸运的是,我的祖母支持我这种对口袋妖怪长期的热爱,经常买整箱整箱的卡带、玩具、录像带、和一些其他杂七杂八在当地拍卖活动中得到的东西。算是如此,但是,她给我的这些东西很少有保存很好的。不过这也不奇怪,一些过了爱玩年龄段的人把东西存放在地下室而长久被遗忘,这种东西自然很少有保存很好的。

  最近,我祖母给了我一箱全新的录像带,里面包括动画早期的一些集数、几百张破旧的卡片,和一张没有标签的卡带。卡带的颜色是我所熟悉而一直在找的那份金色。虽然标签被去除了,被一个大红X所取代,不过我能轻松地辨别出它是什么。。毕竟还有什么游戏能是这个颜色?你可以想象得到我当时终于找到想要的金版时心里多么开心!-我讨厌在网上订购东西,这令我松了一口气-我一遍又一遍的感谢祖母,并且向她保证我回到家立刻就开始玩。

  不过准备工作有点难,这不是因为游戏有问题,是因为我以前拿我的GBA跟我弟弟换了一些他好一点的卡片..一旦我这个弟弟得到了什么,要让他再借给我很难。这就是所谓兄弟姐妹之情吧。[让我想起我的gba和sp连带几张卡带一起被表弟弄丢了,真伤心啊求安慰TAT]

  经过多次劝诱,我终于把我以前的gba弄到手了。我立马便把卡带插了进去。我看着开场动画,带着那份怀旧感打了好几个冷颤,能够再看见这些画面真是太好了。

  游戏很正常地打开了,凤王的像素画飞过天空,然后我进入了正常的选项界面。这张卡带前一任主人的存档资料还在,不过我不怎么关心别人做过什么。考虑到卡带良好的状态,以前的主人一定年龄比较小。要是打开那个存档,我肯定会看到一整队取着滑稽名字的的皮卡丘之类的,所以我直接选择了重新开始游戏。

  在这里,我意识到,这游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正常的游戏开头博士给的介绍没有出现。而是这样:一开始是黑屏。考虑到这是GSC版本这算是比较熟悉,不过,没有出现正常的“现在的时间是?”对话框,迎接我的是...

  黑屏幕逐渐淡去,出现一个夜晚的空旷地带。看起来很熟悉,我依稀记得是游戏早期的一个道路,不过因为我很久没有接触游戏,我没法具体指出是哪号。

  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就站在那里盯着屏幕的左端。然后,一个对话框在他下面出现,

  这个场景慢慢的淡去,被另一个场景代替。Silver站在以前正式游戏中第一次看到他的地方,就在博士研究所的外面。这很明显是在比正常游戏时更晚一点,博士和他的助手们离开研究所并且分路离开。

  助手们离开了城镇,而博士也消失在屏幕的下方-我推测这应该表示他是回到自己家中,而并没有离开城镇。Gold这个人物没有出现。

  小场景过后,屏幕停留在了Silver的身上。我一时还以为是游戏卡住了,但是后来发现我可以操控他。说实话我有点兴奋,Silver曾是-也一直都是-我最喜欢的游戏中的对手,能够操控对手这件事情非常有意思。

  我试图让他往下移动几格,看看我是否能够到处走走瞧瞧,不过我每次往研究所下面一格移动都会被阻止。一个对话框弹出来说“我现在还不能离开...”然后我被迫退后一格。我回到他刚开始站着的地方,然后进了窗户,这窗户功能貌似跟门一样,我进入了博士的研究所。

  除开正常的物品-书架、电脑、垃圾桶、桌子、等等-,整个研究所显得空荡荡;这也算意料之中,毕竟刚才工作人员才刚刚离开。桌子上有个精灵球,而没有携带任何精灵的我走过去并试图把它取走。

  一个对话框冒出来显示“获得小锯鳄”却没有播放获取物品的音乐...看来,游戏本身都不容忍偷窃的行为。按下A键后,出现了对精灵取昵称的选项,我个人很喜欢给精灵取名字,所以选择了“Yes”。正要到命名界面的时候,被另一个对话框打断:

  取昵称的界面慢慢淡去,把我留在了空荡荡的研究所中。我试图快速从前门离开,然而Silver说出“不是通过那里...”而阻止了我。然后人物被迫退后一格,我通过原先进来的窗户而走了出去。就好像嫌事情还不够奇怪,我离开若叶镇而踏入草丛中开始新的冒险时,在草丛中根本遇不到野怪。正常情况下,我在游戏后期都是绕着走的,不过在早期,野战是我让精灵升级的好方式。无法遭遇野生精灵这件事让我有点懊恼。在草丛中来回走了好几分钟后,我终于遇到一个野生精灵。

  是一只立尾鼠,并不少见,但是当我送出小锯鳄并选择唯一的招式“抓”的时候,野生精灵逃走了。我有点懵了,野生精灵理应不会逃跑的...至少这么早期的时候不会。试了好几次,都是同样的结果后,我直接往吉野市走去。

  就在我进入城镇前,我认出了那个一开始Silver走过的小地带。在进入城镇后,我遇到Gold,他没有说一句话便挑战了我。

  他的精灵,一只火球鼠,级数稍稍比我高一些(我还卡在lv5,他已经lv7了)。即便我有属性优势,还是被他打败了。在我“眼前一黑”之前,Gold的人物形象切换了出来,他显得很失落。

  在离开若叶市精灵中心-我先前并没有使用过,不过很显然这是我唯一的选项-,我回到先前Gold挑战我的地方,发现我在这个时候已经无法再跟他战斗了。

  游戏到目前为止已经让我有些厌烦了,我没有钱,没有pokegear(手表),也没有精灵图鉴,而且还不能打野生精灵。还好,当我进入30号道路往前走,有其他的训练师可以让我打并且轻松获胜...虽然说打赢他们之后没有一个人想跟我说话。

  等我进入桔梗市后,我精灵的等级相对于挑战道馆的要求来说还稍显太低。不过带着我从前面打赢的训练师所得来的钱,我至少还是能够买一些疗伤药,所以我感觉准备还算充足。

  道馆中次一点的训练师还是比较好打的,我只被迫使用了2个疗伤药,然后升了一级。不过我向馆主挑战后,他向我证明了太多事情,然后我再一次输了。在赢的那一刻,他的行为跟先前Gold的一模一样...而他也显得很失落。

  战斗结束后,我并没有“眼前一黑”,而是煎熬着听馆主唠叨关于正确对待精灵的事情。当他讲完话,一个对话框弹出来,只有一句“抢吗?”

  另一个对话框弹出来,显示我获得了道馆徽章,技能机器TM31,还有$500.

  游戏接下来的事情大体都是这样,我一路能打败水平次一些的训练师,不过我经常输给道馆主然后被逼抢走他们的徽章。那个“抢”的选项也出现在正常游戏中会送你东西的NPC身上,这也是我如何获得一些关键物品比如道具探测器、自行车、洒水壶、HM、等等...如果不这样,他们不会给我任何东西。

  任何我对话过的人都是要么拒绝跟我搭话,要么只给我一句“…”或者跟我唠叨怎样正确对待精灵...甚至在乔伊小姐身上也开始发生这种事。等到我前进到黄金市,我每次眼前一黑,都会被她责骂一番。

  野生精灵也继续躲避我,如果我想要让队伍好一点,我只能祈祷第一次扔出去的精灵球能直接扣住。跟野战相关的更奇怪的事情是,如果我在战斗中用黑眼神,对方会直接昏倒。跟字面意义上一样。在我先使用黑眼神之时-前提是我速度比对方快-,还来不及进行下一回合选择,对面精灵会直接濒死。对话框显示“-XX精灵-逼迫自己昏厥!”然后战斗结束。

  唯一进行的比较正常的事情是跟火箭队的对战。我总是打赢他们,而他们也总是把我当做一个妨碍他们行事的臭小鬼。

  游戏剩下的事情在到达某个阶段前都不是非常重要。除开输赢,以及抢以外,一切都或多或少算正常。随着我的精灵由于频繁的输掉而显得比较缓慢的成长,他们确实开始有些亲近我,因为我开始给他们理发等等一些小事情来加强我们的联系。我最后一次査的时候,那个帮你检查亲密度的NPC-也是少数会正常跟我对话的人之一-说“它很可爱”。

  我知道你肯定想说这一点也不令人不快,我应该就接受这不过是个改版讲述Silver视角的故事...实际上,我当时是这么认为,也的确是这么回事。不过我还没有说完。

  当我终于到达关东地区-继续着输赢抢的事-,我踏入常磐市。正当我踏入城镇中,游戏音乐被切断。我一时以为这仅仅是程序中出现的瑕疵,以为我接下来要走过一个无声的游戏。不过我在那里站了一会,一个微弱的声音淡进然后淡出。

  我现在非常肯定游戏音乐发生了问题,就好像它想播放,但是却不能。不过我往后退回到来这里的道路上时,音乐却又恢复了正常...只有常磐市在沉寂中。

  我现在感到很好奇,于是我再回到城镇中开始探险。一个人影都见不着...室外没有人,房子里也没有,甚至精灵中心和商店中都没有人。整个城镇完全是空荡荡的...就只有静寂和偶尔出现的我无法辨别的微弱杂音。

  我靠近道馆,杂音便开始增强。我推测杂音应该来自道馆中,所以我进去了。里面没有任何人,不过也在意料之中,正常游戏中也是到比较后期的时候为止还是空的。

  我走到馆主平常在的位置,而随着我走过那个位置,撞到墙壁边缘-我有时候会这么做,我喜欢那个效果音-我被传送到了另一个房间...墙壁中隐藏着阶梯。

  这个地方也同样很安静...不过杂音又再一次开始播放。这一次声音大多了,就是一些随机的、高声调的杂音...不过听起来像是尖叫。

  到这里为止,你能想象得到,我的心在猛跳...我很难接受尖叫声-或者说像尖叫的声音-,因为我3岁时一个比较形象的鬼屋的让我留下了心理阴影...不过这偏离正题了。不顾我猛跳的心脏和颤抖的手,我探索了像口袋红版中那样被一种柔和红色所着色的房间...房间遵循着一种Z字路图案,而那些“尖叫声”会随机出现,有时候短,有时候冗长,就好像有谁在被拷打折磨...

  随着我继续沿着Z字形走廊走,我看到一些令人不快的图案。一些NPC的像素画被切去了头颅,也有不带身体的头。每次我想调查尸体,Silver会说“不要看...”

  那些身体和头颅的图案随着我前进出现得越来越频繁,阻塞着走廊,只留给我一小段前进的空间...而尖叫声也越来越频繁。

  到现在我非常烦,我知道这些事情理应不该发生。不过不管这些,我继续向前走,盼望着如果我精灵全都这样濒死,我会被传送回精灵中心然后一切会恢复正常。

  我继续沿着那个病态的道路走,屏幕不停地闪烁。终于,Silver停下来,冒出一个对话框告诉我我所有的精灵已昏厥...但是它没有按我的期盼来。

  到这里,我快要哭出来了,然而我无法停止继续走完这个令人不快的经历。如果我现在不这么做,我只会在其他的什么时候受到诱惑而再试一次...

  终于,我到达了中心房间,现在被一种深红色所着色...我估计这是试图模拟出这个房间被血所涂染,不过房间中只散落了少数尸体。在中间,有几个活着的身影,一个男人、一只精灵、Gold,以及另一只我只能推测是Gold的爆炎獣的精灵。

  Gold的爆炎兽攻击了男人的精灵,不过很快被击倒,爆炎兽的图案先是变红,然后灰色,最后消失...那个男人的精灵把它杀死了。

  Silver继续向前走,他靠近男人然后把他往后面踢...这激怒了乔瓦尼。

  乔瓦尼:你准备帮他?哈!你变得跟其他人一样弱了!如果他值得你救...也许告诉你亲近对方毫无意义这种事也是白搭!超梦,了结他!

  超梦听从了他的创造者的命令,靠近了Gold.我到现在还不确定它到底做了什么,不过它击到了Gold,随之一个比以往声音大得多的尖叫声,而Silver的对手丢了脑袋,逐渐变红再变灰。

  乔瓦尼:我很久以前就警告过你,Silver,口袋妖怪不过是工具!人类也是一样。利用他们然后一旦实现了价值便丢弃。超梦,杀了他!

  他就跟对Gold和爆炎兽一样,攻击了乔瓦尼,而乔瓦尼发出的尖叫声是我所听过最长的...超梦在折磨他。

  终于,尖叫声淡去,而乔瓦尼跟Gold的人物一样..只留下Silver和超梦在房间中活着。随着超梦转身面向我,我知道这不会持久。

  它攻击了我,触发一个我完全无法操作的战斗。我的人物在平时精灵的位置,我的血条是满的,但是我知道这没有什么用。我选择逃跑,但是却无法逃离...我选择攻击,但是我没有招式...我只能站在那眼睁睁的看着超梦在Silver毫无防备的身上使用精神干扰。

  即便声音调的很低,来自Silver的尖叫声异常的大。即便是战斗场面淡去,尖叫声一直持续到Silver的形象从红变灰-这我现在推测表示死亡的冰冷-...Silver,随着Gold和其他不幸从常磐市走进这里的人们一样,死了。屏幕淡去变成黑色,唯留着超梦的形象在中间。我爱妄想的头脑中立刻让我想到它下一个目标会是现实中的我,但是“终”的字样在它下方慢慢淡去,然后屏幕切成黑屏,把我带回初开机状态。

  我仍然不确定这个卡带是带着什么目的被制造的,为什么某人把它塞进一个箱子里卖出去,以及为什么我会发现它...不过我知道你一定认为我在发誓戒除一切随机发现的游戏...除非是新的,否则我再也不会冒险去碰它。

  我刚刚描述的游戏自第一次玩后已经不知道弄哪去了,不过我希望它被扔在某个垃圾场里。

  大约在一个月前,我在eBay上卖了我的第二个口袋妖怪-赤的游戏,为了开始一个新的游戏存档为所欲为而不用让我之前的存档冒风险。当游戏入手后,我拿它与我之前的赤版做了做对比,然后得出了这个不是山寨的就是其他厂家生产的的结论。你能够在照片上看到游戏封面的粘纸与游戏卡的表面并不符合,而且那红色的塑料卡是明显的廉价货(如果近看的话,你可以透过右边的游戏卡的塑料看到下面的内核,但是却无法透过左边那个。)。当我开始游戏时,屏幕里只有一个选项—— 开始新游戏。而且不像之前那个一直被我好好爱护着的赤色卡带,这一个游戏卡没有标明已**入的保障标记或是任何证明此商品是否被使用过的记号。

  靠,怎么回事,我想。但我已经在口袋系列上浇灌了大量的金钱,偶尔买进一个山寨版又不会要了我的命,于是我把游戏卡插进了我的GBC开始游戏。

  一直玩到两个星期前,我有一阵子找不到我的GBC,于是那时候只能在GBSP上玩。也不是什么大事。

  当我开始在SP上玩赤的时候,非常奇怪的是,屏幕的光线自动关掉了。暗暗的屏幕就像是我在玩一个老版的GB或者GB Color 游戏机一般。我觉得这个现象蛮稀奇的,毕竟我的SP本身的光亮就特别足,它的最暗档都要比我的朋友们的SP的最亮档还要亮上几截。当我玩游戏的时候我一直在琢磨着等着,但是屏幕却一直都没有亮起来过。不过当我拔下赤的游戏卡带,然后插入我的蓝宝石卡带开始玩的时候,屏幕又再次亮起来了。之后我也试了试我的另外一个赤的游戏卡带,也没什么大问题。于是我把原因决定为这个游戏山寨地不成功。(不是什么有意义的结论,我也知道)

  于是现在,你肯定已经开始猜测我会接着告诉你我在自己的队伍里发现不明未知图腾,或者是紫苑镇里的那个被活埋的老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并且开始吞噬玩家人物——毕竟在所有的山寨游戏中都会出现这些恶心Bug。

  嘛,但是这一次没有这么简单。我一路玩,玩过了紫苑镇,到过了小精灵塔,还有其他的等等,但是都没有什么奇特的事情发生。我没有被背景音乐折磨得想要自杀(紫苑镇综合症),我的精灵们也从来没有突然变得苍白然后开始流血泪。

  不过,就在我玩的过程当中,这个游戏不正常的事实慢慢地明显了起来。就像是它那廉价的红色塑料和根本就粘不好的贴纸一样,这个游戏本身很渣。我从来没有在一个模拟器上试过任何口袋的游戏,不过我觉得,在这个游戏被复刻下来的时候,肯定很多的资料被忽略了,导致每当我玩的时候我都得小心翼翼地迈步以防游戏卡住。

  比如说,每一次我试图骑着自行车进入一栋建筑物或是山洞的时候,围绕着玩家人物(我把他取名为‘赤’,于是现在开始也会如此称呼他。顺便说我是赤控。)身旁的画面会突然变成大块的色块,然后背景音乐会在它最后能够弹出的音符上停下然后发出一阵高音贝的,刺耳的鸣叫,直到我重启游戏时才肯停下。

  直至我查看着彩虹市的百货公司里的商品架时,我一直都认为这只是个普通的山寨游戏。

  不要吐槽我,但是,作为一个赤控,我一直很喜欢读游戏里面的从赤的视角说出来的话。比如当你在查看商品的时候他说“爸爸一定会喜欢这个的!”,或者在看电视的时候说:“我应该继续做事了。。。”。

  ——因为你平时都看不到玩家角色说的对话,于是,也许是作为一个玩笑,在金银水晶版里游戏的制作员让赤在遇到你的时候只发出了沉默。

  不过,当我查看那些平时赤会评价为“爸爸一定会喜欢这的的!”的货物时,这一次,我却看到他说

  我再查看了一次,但还是同样那句话。然后我笑了笑,不怎么在意,认为那只是一个蹩脚的翻译(别问我为什么会轻易相信这种解释)。在我的内心里,其实有稍稍期待着这是一个被改编了的游戏。因为,嘿,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就能够照几张图片发在网上,然后整个下午都可以开开这些bug的玩笑。

  我走上了上一层,然后又回到先前的那一层楼,再一次查看商品。然后,出乎我意料的,对话框里的内容变了。现在,赤问:

  这时,我已经非常坚信这游戏一定被人改编了,而且我认为这是一个精彩的点子。天,赤开始发觉自己只是一个电子游戏里的人物了。这真有趣。

  在这之后,我又试图找了找看看有没有其它的被改编过的对话,但是在寻找没有什么成果后,我决定继续游戏的剧情。当时我已经到了该冲浪去红莲岛和双子岛的进度了。

  但是游戏Bug却开始越来越多。很多时候,地图会突然扭曲,就像是故障都市一般,然后赤会在一棵树或房子的屋顶或其他东东上冲浪然后无法动弹。这个时候我只能飞走,然后再试。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很喜欢MissingNO(けつばん),或是故障城市这样的BUG,并且还热爱着作弊码,所以这些Bug对我来说很酷。

  总之,最后我还是成功到达了红莲岛。然后,回想到我那充满了Bug爱的童年,我当下做的第一件事自然就是飞到常磐市然后做那个老头Bug,但是不管我试了多少次,我都不能让MissingNO出现。我想可能是因为游戏的内存也被同时改编了。但是想想这根本就不可能,因为这整个游戏的Bug都多到比常磐森林还要夸张(Bug地)。

  多次MissingNO尝试失败之后,当我进入小精灵别墅时,迎面而来的是以下的对话框。

  ‘赤’那里很明显是来填你给主角取的名字的地方,于是你给他取什么它就是什么。但真正把我吓到了的是,说出这句话的人,就是赤。

  此时此刻,如果不是这游戏被改过了就真的没有别的解释了,因为那个的游戏角色竟然在我做MissingNOBug失败后对我说:“不错的尝试”。

  游戏卡机了,然后我重启了它。我在做MissingNOBug之后都没有存档,但是当我再次开始游戏的时候,我竟然出现在了小精灵的别墅里,更准确地来说是刚才那个对话框弹出来的地点。我又能够动了,于是我继续向前然后打通了别墅。

  你可以叫我胆小鬼,但是比起兴奋,我更像是被吓坏了。于是我小心翼翼地玩着,并且打开了房间的所有的灯。我当时还在我的SP上玩,屏幕还是暗的,于是用此来当做了我那胆小的举动的借口。

  但是事情好像只会向着越来越奇怪的方向发展。在我走出了别墅后,又弹出了一个对话框:

  因为我之前做过故障城市的bug,于是很清楚这种情况会在你从野生原野区飞到外面时发生。然后,就像我预料的一样,在我按下了A键后我出现在了野生原野区的入口,旁边还有个看门的人问我是否玩的开心。

  在我即将走出原野区的大门时我有一种可怕的预感,害怕我会出现在故障城市或者是更糟的地方。我当时有出点冷汗,但是你必须理解我,毕竟这种情况让人很紧张。

  我的玩家角色又不能行动了,所以我准备再次重启。可是最后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按下了start打开了菜单,想要从这个地方飞出去。但可怕的是,当我打开我的精灵队伍时,我用来飞行的比雕不见了,只剩下我的水箭龟,椰蛋树,胡地,梦幻(Bug得到的)和袋龙。在比雕原有的位置上出现了一只16级的拉达,只有 1HP。它中毒了。我看了看它的资料,然后上面显示着它的原主人是‘绿’,它会的招式有“破坏死光”,“电光一闪”,“瞪眼”和“火箭头槌”。——我根本就不清楚拉达能不能学会这些招式。——我之后还在游戏里听说了绿的拉达死了(绝对真的),但是让我觉得奇怪的是,在这个游戏里我给绿命名为了“混球”来找点笑点。于是我猜测那个原主人‘绿’可能只是指这个精灵是从绿版的游戏传过来的。我还知道小拉达是在20级进化成拉达的,于是这个拉达很显然是个Bug。

  我的背包里还有些解药和恢复剂,于是我当时想,管它那么多呢,先把它治了再说。但是当我离开精灵队伍的菜单时,整个start菜单都消失了,而我不能再次打开它。我试了试走动,然后发现现在能够动了。我随便走了几步,忘记了关于解毒的事,直到另一个对话框弹了出来:

  看到了这个,我已经被吓得不能淡定了(绝对不是开玩笑)。我再次打开了我的队伍,然后发现拉达已经不在了。比雕也没有出现,那个版块是空的。我关掉了菜单然后再次试图走动,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不想这个时候把游戏关掉因为怕像上次一样莫名其妙地存档了,于是我继续试图走动着,直到我想起了我的胡地还会瞬间移动。但是当我按下start键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继续试图走动,但是失败。。。赤正在阻止着我的动作。

  我把山寨版的赤抽了出来,然后插进了红火版。就像是旧版一样,我给玩家角色取的名字是‘赤’,但是出于某种原因这个名字让我有些害怕。我打开了游戏机,然后惊讶地发现,屏幕还是暗的。我在开始的菜单中点“继续游戏”。但是就在我准备玩游戏时,却突然弹出了一个窗口说我的存档丢失或被破坏了,然后随着游戏开始,画面立刻被卡住,而背景音乐也变成了刺耳的高音。

  此时此刻,我已经几乎绝望着想要玩点没有猎奇的Bug漫天飞的口袋妖怪了,而且我还为自己那坏掉的火红游戏非常气愤,于是我把我的蓝宝石版插了进去,然后打开游戏。屏幕总算正常地亮了起来。我想了想,如果SP本身有什么问题让我的火红版坏掉了的话,襙,我绝对不能让这种事也发生在我的蓝宝石版里,因为那上面有我从Colloseum上传过来的基拉祈和花了很多个小时才能找到的笨笨鱼,所以我关掉了蓝宝石的游戏然后把卡片抽了出来。

  差不多一周前我又开始玩那盘被我称作“问题赤(Glitchy Red)”的卡带。游戏开始之后我仍然在真新镇,有背景音乐,一切看起来也正常,除了队伍里的空位和没有背光的SP屏幕。我骑车去了常磐市,发现比雕安然无恙地在PC里,这是闹哪样啊,我取出它飞去红莲岛去战夏伯。

  不管试多少次,游戏就是不认为我带着那该死的钥匙,它明明就在背包里没错。是赤不让我进去。

  赤:所有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是因为世界让它们发生在我身上才发生的。不是我自己想当主角的才变成主角的!我是被控制着的。我从来没开过那扇门。门会开是因为游戏命令我进去。你能做到你想做的事,是因为这、个、游、戏允许你做。

  对话框体积的缘故文字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才显示完,在过程中我把内容抄了下来,就是上文的那段话。事情发展得对我来说有点太恐怖(too Silent Hill for me)了,然后我又试着移动,但赤仍然不让我动。

  我放弃了试图走动的想法,打开了菜单(能打开真好啊)用比雕从这里飞出去。我现在知道能这么做只是因为赤允许我用飞空。他在玩我。

  我飞去了紫苑镇,因为那里简直令人惊讶地从未发生过怪事。我从紫苑镇往南走想去浅红市,但我刚迈出紫苑市,赤又来了。

  画面是乱码城市,当你在红莲岛海滩上冲浪时会出现的那个。菜单立刻蹦了出来,就像做梦幻BUG时一样;它要求我存档。没有“否”这个选项,B键也不管用。我关了游戏。

  重新开机后我仍然在那个乱码城市。我去查看我的队伍,像赤想让我做的那样——比雕和勇吉拉在,但是本来应该出现地图技“瞬间移动”和“飞空术”的地方都变成了“被诅咒了”。不是恐惧黑里说到的那个奇葩机能“诅咒”,而是“被诅咒了”。我还没傻到去选它。我连击B键直到退出菜单,然后赤又开始跟我说话。

  赤:和我一起栓在这儿吧红。因为我有问题、我不行他们就把我换掉了。我曾经以为这是我的故事,但事实上我只是游戏里的角色。他们夺走了我的一切。我的声音。我的自由。我的东西。他们让一个棕眼的孩子站在我的位置上。

  他让我动了,而且惊讶的是,从此开始游戏再也没卡过机,即使我走上水面或者站上了房顶。

  赤:那你为什么要对我做这些事?你为什么要毁了我的世界、弄出那些不该有的BUG?你为什么想用MissingNo.伤害我?

  我从来没想过要伤害赤。只是玩啊。游戏有BUG,而我们只是拿它们来玩来找乐子,不是吗?

  我关了游戏。那天晚上我做了梦,梦里我是精灵训练员——火红里的那个(我永远再也不会认为他是赤)。我被一个苍白的人追赶。梦里我感觉不到疼(我知道有些人能)。那个苍白的人最终抓到了我,用指甲撕烂我的胸腔和胸腔附近的地方。我醒了之前最后看到的画面是攻击我的人的脸——男孩,亮红色的眼睛,黑发,红白的帽子。

  那之后的几天里我继续玩着那盘卡带,像强迫症一样。赤不让我离开所以我一直被困在黑暗里。因为他被遗弃被遗忘,被扔在那里的唯一意义就是接受那些怀旧者和BUG研究的打扰。我玩的时间长到几乎要搞出像游戏里的高音蜂鸣一样的耳鸣,为此不得不暂时放下它。在游戏里我一直是没法动的状态,但我渐渐感觉只是盯着黑背景和玩家形象也挺好。赤什么都不对我说了。

  我没法再去打火红了,即使卡带在DS上是正常的。昨天,我在心金里终于登上了白银山,但我没法面对和那里的赤的战斗。我不知道如果赤知道我打败了代替他的那个‘赤’,他会怎么想。会生气?高兴?打败的话他的灵魂会安息吗?我不知道。不论我穿版多少次,赤总是要忍受同样的命运,因为他是主角,因为游戏只允许他走那样的路。赤再也不会再次体验作为主角的快乐了,我们也一样。无论删多少次档从头再来,那也和第一次玩的时候不同了。你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你只是为了怀旧才去玩因为它对于你来说仅仅是个游戏了。

  我杀了赤,你也一样。和小智不一样,他不可能再在新版本新大陆上做主角了。在金版的复刻心金里,响甚至夺走了他的成就——变成了响去捉那些赤曾经为之努力的精灵:超梦,闪电鸟,火焰鸟,急冻鸟。他的生命结束了。他彻底变成了传说,自己什么都不剩。

  昨天我打完了“问题赤”,一切在我查看训练师卡的时候结束了。卡片上是赤的魂魄的形象,和GSC里的那个赤一样,不过因为是GB卡带的缘故只有红绿两色。仔细看的时候我发现,上衣上的红色像素好像颜色比较深,而且排列得很奇怪,好像他的胸口在流血一样。没有徽章没有游戏时间没有训练师ID,只有那个魂魄的形象在。当我退回菜单时,菜单上卡片那里本应该显示训练师名字的地方从“Red”变成了“GONE”。我又点了进去,这次的卡片完全是空白的了。

  今天我找到了我的GBC然后用它来玩这盘卡带。SP的屏幕没出毛病,一切正常。火红掉档之后我不得不重新打,但它没再出过问题。甚至这盘山寨卡也正常了,没有BUG。但我对赤的沉默的看法和以前不再相同了,对曾经欢乐的MissingNo.和乱码城市之类的BUG们也是。我深深地尊敬起游戏中沉默的主角们,尊敬被我们推上旅程的他们。从前我总觉得紫苑市有些恐怖,不过现在我想,那是个宁静的地方,即使是想向残酷的世界复仇的赤也不能打扰这个精灵们安息的地方。

  这个特别建议看看,我也想起了很多····因为我玩过游戏的第一个宠我死活都不会忘了的···

  红,蓝,黄,银,金,水晶,红宝石,蓝宝石,火红,叶绿,绿宝石,钻石,珍珠,白金,心金,魂银,到目前为止,口袋妖怪系列已经发布过这些版本。像大多数玩家一样,你最可能是那种从旧版换到新版的玩家。但你还记得你最初的游戏吗?说好听点的话,你还记得你队伍里曾经拥有的精灵吗?你还记得你给他们起了什么名字吗?你为它们操了多少心?不记得了?我想是你只是忘记了。还记得?在新东西出来时,人们抛弃他们曾经为之操劳的旧东西,这也正常不过。但抛弃是一回事,遗忘是另一回事。就像一个人,如果依然有人记得他的话,他并没有真正“死去”。

  这些问题已经足够。我准备跟你讲一个故事,一个不久之前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我当时在翻我房间里边的杂物,把旧的东西扔掉,好让新的东西有地方呆。我不打算清理得太干净,每次我打扫时,我会因时不时发现的一些小东西而分心。那天就是这样的一天。我刚从衣柜里拿出一箱乐高积木,忽然我看到我的gameboy pocket旁边躺着一张口袋妖怪红版。

  我把那堆东西草草收拾完毕,我跳上床,把卡带插到机子里边。游戏很正常地开始了,出现了耿鬼和尼多利诺的对战画面。看到此时没有存档文件,我迅速选择了“新游戏”。在进入主角的房间之前,我给主角起名叫Herodude,给对手取名叫Assclown。一切看上去都挺正常。我走下楼,跟妈妈谈话,走出去,踏进草丛中。这时屏幕忽然变白了。

  我很恼火地戳了重启键。这次游戏从大木博士的研究所开始,然而研究所的前方没有人。我走到研究所的后方,发现大木博士也不在,选择初始精灵的桌子上只躺着一个球。我疑惑而好奇地走过去,把它捡了起来。对话框出现,说“你捡到了一封信”。

  我打开道具窗口,选择了那封信。另一个对话框弹出,不停地扩大填充着屏幕。几秒钟后,屏幕变成一片空白。我按了B键,但对话框没有消失。我恼火地再次戳了重启,但这次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戳痛了我的拇指,让我吃惊地把游戏机摔了。我的拇指很快就流血了,几滴血滴在了地上。我连忙拿旧衣服包着拇指冲去浴室找急救箱。包扎完毕后,我回到房间,捡起游戏机,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刺伤了我。就在那时,我看到屏幕上有血。我惊奇地发现,血渗进屏幕中,一句话慢慢地出现。

  看到这行字,我脊背一凉。我很混乱,而又有点小小的恐惧,继续玩起游戏。我按下几次A键,但是什么事都没发生。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小心地撕下创可贴,让几滴血滴到屏幕上。血渐渐渗进去,更多的文字出现了。

  屏幕变黑了。当屏幕再次亮起时,我已身处四天王之前的精灵中心处。一切恢复正常,只是四周一个人也没有。

  不知有什么东西在烦我。这不对啊,游戏不会这样的。但我还是继续了下去。这毕竟是个游戏。我进入第一个房间,原来该站着第一个天王的地方只有一个牌子。我走上去调查, 屏幕变白了。过了几秒钟,什么都没发生。我知道该干什么了。

  第二个房间就像第一个房间一样,只是多了一些黑雾,沉沉地笼罩住了地面。我走上前去。《王者荣耀》重恶魔小丑贴吧做赵信归来 新版赵。我敢肯定当我去调查第二个牌子时,烟雾从屏幕中慢慢爬出来,弥漫到房间里边,笼罩着我。就像刚才那样,牌子还是一片空白。我把拇指按在屏幕上,让血渗进去。文字出现时,我立刻把拇指拿开。

  第三个房间被浓浓的黑雾包围。我读到牌子上面的字时,感觉像是被黑雾窒息了。

  当我走进第四个房间时,我已经满身是汗。房间漆黑一片,几乎看不到那块牌子上的东西。

  看到我的名字鲜红地出现在屏幕上时,我的双手不住地颤抖。我觉得我进入最后一个房间时,身体仿佛着火一般。屏幕亮起来,像闪光灯那样闪烁;火光散布在整个房间。四天王的尸体躺在正中央,而我的劲敌正在燃烧,正在流血。一个身影从火光里出现,向我走来。那是一只喷火龙。

  不,我想我们不能。这不是因为我做得不好或者说我小气……而是你做的事无法原谅。

  一个穿着黄色夹克的男人打开了门。我惊慌地向后一跳,摔在了地上。他慢慢地走进来,目光前后扫视着房间。“OK,看来这间屋子里的人全都及时逃出去了。”消防员这么说着,走出了房间。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四个星期,或者至少是那么久。我完全没办法知道时间。从那天起,我没有见过任何人。我试图离开房间去找别人的时候,我没办法出到门外。感觉就像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阻止我。不过现在,我觉得走出去也没什么意义。

  过了这几周,我才想起那只喷火龙是谁。他的名字叫Firebolt,是我六岁那年第一次玩口袋妖怪时的第一只精灵。那时我很兴奋,还没回到车上,我就选了一只小火龙。我给他起名为Firebolt,开始了旅程。Firebolt是我的主要精灵,也是唯一的精灵。我把路上所有能找到的神奇糖果都喂给了他,毫无悬念地清扫了所有道馆。

  但我记得我的连胜记录在四天王面前停住了。那时我才知道有等级最高为100这种设定。当时我是个顽固的孩子,觉得那些训练和花的那些时间都没有意义。我责备了Firebolt,打算重新开始游戏,选择了妙蛙种子。游戏无法把旧记录覆盖。我生气而沮丧地跟妈妈走去了当初买这张卡的地方。老板问我有没有尝试去捉MissingNo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

  回答他的问题后,他把游戏拿走,给我换了一个新的黄版卡带。我一直很期待这个,便接受了。从那以后,我不断地换着游戏版本。从黄换到金,换到红宝石,最后再到魂银。就像我的所有精灵一样,我很快把Firebolt忘掉了。

  但是你只是忘了那些东西,并没有让它们消失……Firebolt不想被遗忘,就像我们所有人一样。

  大家好!我现在要给你们讲一下我曾经得到过的奇异的口袋妖怪游戏。这的确是个古怪的故事,但请容忍我讲下去。 嗯,在此之前我从朋友那里得到了一盘叶绿的卡带。

  朋友说她试着玩了一下这个游戏,看是很快就觉得无聊了。我能看到她有多快就厌倦了这个游戏,因为游戏记录才3分钟。她把她的角色叫做“LEAF”,我猜是这游戏是叶绿的缘故?我本想重开一个档,不过我想先看看她是不是还呆在真新镇去触发大木博士带你去研究室拿精灵的事件。

  我启动了游戏,发现玩家正在她的房间里的床上躺着。除了屋子中间的床和一台电视,其他什么都没有,而且地板左侧是发暗的颜色,而另一边的颜色淡一些。还有,这个地方的名称是“空虚”而不是真新镇。大概我朋友放弃这个游戏是因为这些奇怪的事情?哦对了,差点没注意到,这时是没有背景音乐的。在离开床之前,我按了start键打开菜单,菜单显示她有一只精灵,我就看了看她选的是哪一只初始精灵。令我惊奇的是,她竟然有一只10级的伊布,昵称是“LONLINESS”。我知道一开始是得不到伊布的,然而我不得不注意到昵称与孤独的英文“LONELINESS”相比少了一个字母E。也许我朋友她不知道LONELINESS怎么拼吧。我猜这可能一直如此,因为她不是很擅长拼字。在查看精灵时,这个伊布看起来是悲伤的,而不是通常的笑的样子。它是孤独的性格,技能是撞击、噪音、怨念、还有噩梦。

  我离开床,来到电视前面。我按下A键看看它是不是好使,嗯真的行~!文本显示“这里不需要你……”。噢噢,不也挺好嘛,反正在这屋里我也干不了其他什么事。我下了楼,就像上层的屋子似的,这里只有一台电视,不过这次地上的砖拼出来“GO!”这个词(有感叹号)。我调查了电视,它说“不要离开我.” 可是我别无选择,只有离开这里,因为在这个无聊的房间没什么可做的。于是我向南行进,期待着到达真新镇。

  我离开了这房子,但却没在真新镇,我在一个……一个大雾弥漫的地方?周围的草地是红色的,我才刚离开的房子就剩下底层这一半了。路的两边有防止我离开的栅栏,而且背景音乐是废弃的豪宅里的。这儿有一条向东的路。在走到头之前,我注意到这里有一个告示牌。我走到牌子前面按A,出来的话是“VEE...”。然后,这儿有另一条通向南边的路,不过因为有栅栏挡着,我过不去。

  我顺着路走了大概有8秒钟,这时随着画面滚动出来一个NPC。他看起来是站在栅栏上的,纯白色的身体,张着嘴,有血流在他眼睛下面。我觉得这真是个可怕的画面。我试着与这个NPC交谈,然后他说 “你不能做得更好么?”。他...他是在挑衅我么?算了,不去管他,我继续走我的路。周围的草地变成黑色的了,但红色的路还在。我走到路的尽头,那里有一个小门。走进去之后我被瞬移到了不同的地方。我出现在一个像学校一样的小房间,没有黑板,有个小桌子,桌上还有本书。我走近桌子去调查那本书。

  “他十分孤独。他的悲伤充斥着眼睛,这让我感到很不舒服,很痛。我想要去帮助他,所以我这么做了……”

  我完全不知道是谁写的这书,我也不去理会。又一个那样的白色NPC站在桌子后,于是我走向前去和他说话。“他太善良了。他的微笑。他的欢笑。”NPC这么说。我离开了房子后,被传送到了先前的那个地方,不过这回我在刚刚还过不去的朝南的那条路上。

  我顺着路向南走,发现栅栏左侧的地上隐约有一些字母,另一侧是5个白NPC。那些字母可以拼成“朋友”,另外还有那5个NPC下面的一个问号。这样合起来就是“朋友?”。有人在问别人是否是他的朋友。我继续走,这时红色的草变成了一片漆黑的。这儿还有一大块环绕着绿草的水。我龘操纵角色绕过水体继续走路。路的尽头是一扇门,两侧各有一个字母,“N”和“O”。我把这些字母拼凑在一起,得到的是“朋友? 不是”。那么,这个人或是口袋妖怪对于某人来说不是朋友么?

  离开那扇门之后,我发现我在一个狭小的地方,还有那种白NPC站在这小房间的尽头。我跟他说话,他回答“为什么他不是?算了……你自己看看吧……”至此,我已经深深的被这游戏吸引了,而且急于看到它的结局。我从南边离开了,然后被传送到了精灵之塔。这儿除了不让我过去的墓碑,就只有一条我可以走的小路。3个白NPC分散在墓碑外面,还有1个在路上,注册送现金可提现,我能跟他说话。但他只说“…………..”。走向路的尽头,我看到有一个NPC不是白NPC,他是劲敌小茂!他站在一个金色墓碑的前面,面向着我。当我跟他说话时,他说“不!别相信那些鬼!在它们抓到你之前快逃!”我感到十分困惑,想试着串联一下这个奇怪的故事,但现在我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离开了精灵之塔,到了紫苑镇。背景音乐变换成紫苑镇的音乐,不过这城镇还是有点不一样。这儿在下雨,而且向北、向南还有向西的路都被木栅栏挡住了。我在城里转悠,发现又有3个那样的NPC,既然听过小茂的说法,那咱们就叫他们鬼吧。有一个在栅栏外面,我过不去,一个站在精灵中心前面,另一个在紫苑镇的大房子前面。那个精灵中心前面的这么说“喔,不过我们玩得很开心!你真的要否定我们吗?”,另一个在房子前面的这么说“嘿嘿嘿嘿嘿嘿!你仍在相信那个背叛了LONLINESS(孤独伊布)的孩子吗?”。原来如此,我知道了!小茂遗弃了那个叫做LONLINESS(孤独)的伊布,但原因是?要知道这一点我只能继续进行这个游戏。我进到鬼旁边的屋子里,发现缺少了很多东西。这儿有一个女孩和一个捕虫少年坐在桌子旁。我走到女孩的身边询问,她说“这实在是太恐怖了!我真想逃离这个噩梦!”。我又走到捕虫少年旁边跟他说话,他回答“那些鬼没法进到这里来,我想知道为什么……”。但等等,这房子里还有一个NPC。朝着窗户的方向,他是男主角,小赤!!“LEAF!你还好吧!不……不……你还没有……逃走吧,快点!你必须去揭露这个事实!”听了这些,我像小赤的建议那样离开了。

  下一个地图是枯叶市的精灵俱乐部,这里有雾,没有人,而且紫苑镇的音乐还在继续着。我向屋子里走,看见一个鬼站在一种有点问题的地块上。那鬼说“从这边走……你似乎没什么选择了……”——挺对的!我走进那一堆乱块中,但什么也没发生,我感觉被骗了。然后我试着向南往回走,这时我被传送到了尼比市道馆,只有小刚在这里。雾还在持续。我跟小刚对话,“这-是-真-相!”他严肃地说,然后便开始了战斗。终于是活泼的音乐了~小刚只有3只两级的精灵,第一只他放出叫“鬼”的妙蛙种子,我放出我的伊布,孤独。我轻松用撞击秒了他,然后他派出叫“欺骗”的小火龙,于是我又秒了它,小刚派出他最后的一只叫“他”的杰尼龟。当我把他打败的时候,我意识到这些组成了“鬼欺骗了他”。我就这样赢了,画面滚动出小刚,他说“继续……”,给了我灰色徽章。小刚的话以一排感叹号结束。然后我们从对战画面回到游戏中。“嘿嘿嘿!!!Leaf从小刚手里得到了TM39。鬼欺骗了他!他还在等着!快去!快去!”小刚说。我离开了道馆后被传送到了冠军之路的门前。这里根本没有其他出口,我只能因为有灰色徽章而从冠军之路里进去。

  我从浅红市的一个房子里出来,它坐落在那条带你去自行车路的地方。突然,我发现上方角落里的地点写的是“你将灭亡”。这个城市看起来有很多乱码,一直下着雨且没有音乐。向东边走时我看到两个鬼。离我出来的房子较近的那个说“在你还能呼吸着这空气的时候,好好享受吧……嘿嘿嘿……” 然后另一个说“你的时间……就要停止了……”这条路一直向东延伸,有一些乱码的砖让我没法到北边去。我继续向东走到城市门口,却只发现这里有一个鬼和三个挡道的没法阅读的路牌。那个鬼说“当你找到事实的时候,你就必须永远加入到LONLINESS(孤独)中!并且你要体验到我们的经历!”我在这偏僻的小城市探索,发现小茂站在城市的东南。当我接近他的时候,他说“LEAF……我……我在我的拉达死去的时候抛弃了伊布,那些鬼欺骗了我……”于是我发现小茂是个笨蛋!我继续进行这个故事,穿过这个城市唯一进得去的门,就是我来时的那个。进到房子里后,我被传送到了精灵之塔。我被困在一块被墓碑包围的砖上,还有三个鬼在我旁边站着。对于这种情况,肯定是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了,所以我关掉了游戏。

  手机君的哭去吧···因为这个压轴并不全。最后一个视频至今没人翻译···百度找不到~RED篇记得看过但是也找不到了····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进入注册送现金可提现详细评论页>>